当前位置: 首页 > 税手邦 > 税务稽查

【中国税务报】发票即时贴上的“神秘代码”

发票即时贴上的“神秘代码”

2019年08月27日 版次:06        作者:梁文恬 严新军 李志宏 本报记者 王礼颖

企业受票业务?#31070;即?#29983;。在核查账目时,检查人员发现,发票凭证旁的即时贴上都写有一个代码。这个“神秘代码”代表什么?它与企业的疑点业务有关吗?

134份疑点普通发票

2018年底,国家税务总局上海市税务?#20540;?#20108;稽查局接到国家税务总局的专案检查任务。任务信息显示,上海M服务公司向H支付公司开具增值税蓝普通发票134份,价税合计1122.2万元,随后上海M服务公司开具131份增值税普通红字发票,对此前开出的100多份发票进行对冲,价税合计1119.37万元。由于上海M服务公司已被主管税务机关认定为非正常户,并且其行为涉?#26377;?#24320;发票违法,因此上级机关要求上海市税务?#20540;?#20108;稽查局对相关企业实施进一步核查。

上海市税务?#20540;?#20108;稽查局立即组织人员对H支付公司立案调查。

H支付公司成立于2011年3月,注册?#26102;?亿元。主要从事互联网支付业务,收入主要?#19995;?#26159;服务费。2016年、2017年,企业均享受了高新技术企业减按15%税?#25910;?#25910;的所得税优惠政策。得益于近年?#27425;?#22269;互联网支付行业迅速发展,该公司2015年~2017年业绩连续提升,3年纳税总额均成?#23545;?#38271;,2017年纳税总额近1800万元。

检查人员采集了H支付公司2015年~2017年的电子账套及电子经营数据。初步阅账后,检查人员发现:H支付公司于2017年1月~12月收到上海M服务公司开具的增值税普通发票共计133份,以“服务费”形式记入了销售费用,并在2017年度企业所得税年度纳税申报中全部进行了税前扣除,金额共计1116.72万元。上海M服务公司随后开具的用以对冲的131份增值税红字普通发票信息,并未在H支付公司的账上出现。

既然H支付有限公司收入的主要?#19995;?#26159;提供互联网第三方支付服务,并收取服务费,为何其还要取得大量服务费发票?上游企业究竟为H支付公司提供了什么服务?这些服务费究竟是什么性质的费用?上海M服务公司随后开具131份增值税红字普通发票对冲此前其开出的发票,这一行为究?#36141;虷支付公司经营有无关联?

查阅分析企业涉税信息后,检查人员脑中涌现出无数个问号。综合初步阅账的相关情况,检查人?#27604;?#20026;H支付公司存在接受虚开发票,偷逃企业所得税嫌疑,决定通过核查相关企业?#24335;?#27969;、并对企业实地检查等方式实施进一步调查。

即时贴上的“神秘代码”

带着疑问,检查人员对企业进行了实地核查,重点查阅了H支付公司2017年1月~12月销售费用的原始会计凭证等资料。在逐一归集疑点发票相关原?#35745;?#35777;的过程中,检查人员发?#32456;?#20123;原?#35745;?#35777;上都贴着一张写有一串数字代码的即时贴,并且每个数字代码后?#25216;?#26377;一些金额。

这是什么意思?

心思?#35813;?#30340;检查人员试着将所有即时贴代码后面的金额相加后发现,这些金额的合计数正好与凭证所附发票的总金额相同。看着这些金额和数字,检查人员心中疑惑:即时贴上的这些神秘的数字代码代表什么意思?代码后面的这些金额的合计数与票据总金额相同,这是巧?#19979;穡?/span>

为了摸清H支付公司的?#24335;?#27969;向,检查人员依法调取了H支付公司、上海M服务公司及相关涉案企业人员的银行账户资料信息。通过梳理发现:H支付公司在2017年1月~12月通过网上银行向上海M服务公司支付服务费共计1116.72万元,上海M服务公司在收到H支付公司汇款后不久,即将款项转入上海W公司的银行账户中,而上海W公司在收到款项后随即全部转入一个名为王某的私人银行账户;截至检查人员调查之时,王某私人银行账户中的相关款项已被全部用现金方式取出。检查人员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个王某正是上海W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其也是H支付公司负责人的岳父。

在调查过程中,检查人员还发现——本案所有涉案企业及涉案人员的开户银行,均在H支付有限公司经营地点5公里范围内。根据这一情况,结合H支付公司与上海W公司为关联企业的线索,检查人?#27604;?#20026;,H支付公司有虚构业务、制造虚假?#24335;?#27969;嫌疑,其在向上海M服务公司支付“服务费”后,以迅速转移?#24335;?#21040;关联方企业及个人账户的方式,完成?#24335;?#22238;流。

结合前期调查所获信息,检查人?#27604;?#20026;,H支付公司有接受虚开发票重大嫌疑,决定根据企?#30340;?#26597;和外调过程中取证情况,对企业相关人员实施针对性询问。

内藏玄机的代理业务

检查人员首先约谈了H支付公司财务经理和业务经理。财务经理李某表示,其刚入职H支付公司,时间?#24418;?#28385;3个月,对公司之前运营的具体账务情况并不十分了解,企业具体账务处理由财务人员孙某负责。

业务经理张某则对检查人员称,互联网支付行业现在竞争很激烈,业务推广非常难。为了拓展业务,H支付公司与一批业务代理公司签订了《代理协议?#32602;?#20197;支付佣金的方式委托代理企业寻找具有电子支付服务需求的客户。H支付公司在与客户签订《支付服务协议》后,按照客户支付服务费的一定比例向这些业务代理公司支付代理佣金。当检查人员问及发票问题时,张某马上表示,发票是H支付公司向第三方业务代理公司支付服务费后,由代理公司提供的。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检查人员向H支付公司负责账务处理的财务人员孙某发出《询问通知书?#32602;?#23545;其进行了重点约谈询问。孙某称,?#32422;?#26159;一名?#23637;?#20316;不满两年的财务人员,主要负责企业账务处理工作,公司的具体报销事宜由另一位财务人员范某负责。孙某表示,虽然在企业工作时间不长,但一定配合税务机关的核查工作,并主动提供了H支付公司与全国各地45?#19994;?#19977;方业务代理公司的业务往来明细清单。

检查人员仔细核对后发现,H支付公司记账凭证上所粘贴的每张即时贴上均有3个~4个代码,每个代码后面的金额数字都与其合作的一?#19994;?#19977;方代理企业的当月代理佣金结算金额一致,而每张即时贴上所记金额都与凭证后所附的上海M服务公司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金额一致。经检查人员核查,检查期内,每月H支付公司类似的原?#35745;?#35777;均有10余张,合?#24179;?#39069;在100万元左右。

综合各方信息,检查人员判断:H支付公司账目凭证即时贴上的每个神秘代码就是与该企业有合作的第三方代理企业的“代号?#20445;?#20174;企业账簿凭证的数据来看,检查期内,H支付公司平均向3家~4?#19994;?#19977;方代理企业支付的服务费数额,即与H支付公司取得的上海M服务公司开具的一张增值税普通发票的金额相同。

“?#23452;?#30340;业务成本

随后,检查人员约谈了企业负责人和相关财务人员。结合涉税违法案例,检查人员重点向企业人员宣讲了发票管理法规、税收违法“黑名单”和联合惩戒相关政策。

检查人?#21271;?#31034;,企业具有涉税违法行为,将影响企业信用,如果上了税收违法“黑名单?#20445;?#21463;到公安、海关、银行?#35748;?#20851;单位的联合惩戒,企业将处处受限,对未来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听了检查人员的耐心宣讲和辅导,面对检查人员出示的证据,H支付公司负责人讲出了即时贴“神秘代码?#21271;?#21518;的秘密:即时贴上所写的“神秘代码?#20445;?#30830;实是H支付公司为每个业务代理企业所编的“代码?#20445;?#32780;代码后面的数字,如检查人员所料,是H支付公司向代理企业支付的服务费。

该企业负责人表示,由于第三方业务代理企业均无法提供相应的发票?#25512;?#35777;,H支付公司负责发票报销事项的财务人员范?#24120;?#20415;通过支付开票费的方式,从上海M服务公司取得了虚开的增值税普通发票。

经查,H支付公司在未与上海M公司发生真实业务往来的情况下,虚构?#24335;?#27969;,以按比例支付开票费的方式从上海M公司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133份,涉及金额1116.72万元。H支付公司用这些虚开发票入账,在账簿中虚列支出,共偷逃企业所得税167.51万元。

针对企业的违法事实,上海市税务?#20540;?#20108;稽查局依法对其作出补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251.26万元的处理处罚决定,企业表示接受税务机关处罚,按期足额补缴了税款、滞纳金及罚款。

拓展信息源,?#24179;?#24449;管难

2019年08月27日 版次:06        作者:国家税务总局上海市税务?#20540;?#20108;稽查?#24535;?#38271; 陈锋

本案是一起网络支付企业接受虚开发票虚增成本偷逃税款案件

近年来,我国电?#30001;?#21153;和网络销售业发展迅猛,带动互联网第三方支付行业迅速发展。这类企业收入的主要?#19995;?#26159;通过代理金融支付业务并收取服务费。由于第三方支付公司所有业务均通过互联网完成,经营数据具有电子化、海量化和易篡改的特点,给税收监管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本案的查处,为税务机关加强第三方支付企业税收监管提供了有益的经验和思路。

其一是强化发票信息监控。第三方支付企业日常交易业务量较大,涉及发票数量多,为掌控其经营动态,及时发现异常情况,须定期对其发票数据开展针对性分析。

应综合运用金税三期系统、电子底账系统及总局大数据平台中的基础数据,结合发票系统的作?#19979;省?#31361;击开票系数、顶额开票指标等风险系数较高的指向性指标,加强企业发票数据分析。同时,重点关注大额票、高频票开具行为,对相关开票方、开票业务进行跟踪监控。

其二是加强部门协作,构建灵敏有效的监管机制。税务机关应与中国人民银行反洗钱检测分析中心建立数据交换共享机制,双方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36164;?#25454;信息实现及时传递、交换。税务机关通过扩展外部信息源,强化第三方支付行业?#25512;?#19994;经营数据、申报数据与?#24335;?#27969;向的交叉比对和分析工作,及时发现企业涉税违法线索,实施税收核查,防止税款流失。



0 个回复 (温馨提示: 后台审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复请先 登录注册

业务咨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木乃伊迷城客服

© 2018-2019 北京大力税?#20013;?#24687;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52467号-3
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曙光西里甲一号B802

ios

安卓